首页  > 神奇解密  > 

当年称霸东北的“乔四”,曾霸占了24位女明星,狠起来自己也会砍(东北乔四爷真实照片高清)

  • 点击3790次
  • www.couwai.com
  • 评论0条
  • 导读东北乔四爷真实照片高清,电影《无间道2》中,吴镇宇扮演的香港黑道教父“倪永孝”,有一句经典台词:“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电影的最后,香港黑道教父伏诛,让这句话台词透着命运感的无奈。在东北,也有一位被尊为黑道教父的人,他的结局和电影不言而合,这个人就是称霸东北的“...

    电影《无间道2》中,吴镇宇扮演的香港黑道教父“倪永孝”,有一句经典台词: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电影的最后,香港黑道教父伏诛,让这句话台词透着命运感的无奈。

    当年称霸东北的“乔四”,曾霸占了24位女明星,狠起来自己也会砍

    在东北,也有一位被尊为黑道教父的人,他的结局和电影不言而合,这个人就是称霸东北的“乔四爷”宋永佳。


    他曾经霸占了24位女明星,狠起来了连自己都不会放过,连自己也会砍。


    也正是他的这种狠劲,很多人对他的狠也是比较害怕的,当时基本上都没有人敢和他作对。


    01


    在1948年,东北哈尔滨的一个落魄家里,诞生一个十分传奇的人物,父母取名宋永佳。

    可能很多人对于宋永佳,这个名字都感到陌生,但爷爷辈的人都对这个男人有所耳闻。


    他长相一般,生活在社会最底层,因为出生那天正好是“夏至”,所以命里就带着一股子狠劲。


    这也预示着这个男娃娃的生活轨迹,不同于其他人。


    成年之后的宋永佳,不明白八卦命理,只发愁一件事情,那就是如何快乐自在生活。


    由于没什么文化,父亲意外去世,他只能依靠几亩田地生活。

    当年称霸东北的“乔四”,曾霸占了24位女明星,狠起来自己也会砍

    每当不忙时,宋永佳就跟着不争气的哥哥到处鬼混,还认识了很多“狐朋狗友”。


    后来,一帮年轻人在当地的维修队里打工,宋永佳担当起泥瓦匠身份,他们整日里游手好闲,时常因为没有收入而发愁。


    没有工作时,宋永佳就在外面当小痞子,整日无所事事在大街上闲逛。


    在“道上”,很多人都不用自己的真名,因为宋永佳在家排行老四,家的附近有一座桥,所以取名“乔四”。

    当年称霸东北的“乔四”,曾霸占了24位女明星,狠起来自己也会砍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乔四的生活就是混吃混喝,或者像他哥哥那样,“混到”看守所里。


    谁都不会料到,这个小痞子最后混出了名堂,还成为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02


    1983年,是乔四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年。


    那时的哈尔滨正在飞速发展,新楼代替老楼是常有的事,这个时候,社会正是需要像乔四这样的泥瓦匠。


    但乔四生性懒惰,秉承着有饭吃绝不干活的理念,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某天,拆迁队和当地居民发生口角,导致工作无法进行,后来警察介入鼓励居民同意拆迁,无奈成效甚微。

    当年称霸东北的“乔四”,曾霸占了24位女明星,狠起来自己也会砍

    此时,乔四赶过来凑热闹,看了一会之后,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夺过居民手里的菜刀朝小手指砍去。


    不但如此,乔四口中大骂起来:谁不同意拆迁,就跟谁玩命。


    可以说,乔四的行为又愣又横,在场所有人都投去难以置信的目光。这一举动震惊到闹事居民,也让包工头由衷佩服。


    后来,包工头将手中的活交给乔四处理,在口口相传中,乔四名声不胫而走。


    不得不说,有这么一个狠人在身边,拆迁工程省下很多时间。


    此后,乔四正式开启了自己的高光之路。


    03


    他召集很多无所事事的兄弟,组成当地凶狠狡诈的拆迁大队。


    谁不同意拆迁,就用简单粗暴的方式解决问题,如果行不通,乔四直接将对方打得半死不活,这样一来,居民没有不怕他的。

    当年称霸东北的“乔四”,曾霸占了24位女明星,狠起来自己也会砍

    这些行为正合“领导”心意,拆迁速度快,谁不喜欢呢?


    于是大会期间,各方领导都对乔四赞赏有加。


    得到“上面”肯定,乔四从一个地痞流氓,逐渐成为当地和赫赫有名的企业家。


    他印了很多名片,上面写着:哈尔滨市龙华建筑工程公司副经理。


    这期间,不但包揽很多工程,金钱更是源源不断地汇入乔四账户。


    八十年代,乔四已经成为有名的“黑帮头目”,手下积攒很多势力。

    当年称霸东北的“乔四”,曾霸占了24位女明星,狠起来自己也会砍

    某天,乔四来到夜总会消费,看上一个二十来岁的小姑娘,他甩手一挥就是三千块,女歌手在台上笑得合不拢嘴。


    打赏完之后,女歌手走下舞台,两人卿卿我我,直到半夜,女歌手下班,搭着乔四的顺风车回到住所。


    一连好几天都是这样,乔四被哄得服服帖帖,后来女歌手想去北京发展,乔四一听:这还不容易,我认识好几个人都是干这个的。


    女歌手瞬间感动得梨花带雨:还是四爷疼我。


    后来,此女进京,找到了投资方,还拍摄了MV。一首表达幸福平安的歌曲红遍大江南北。


    而在生意场上叱咤风云的乔四越来越嚣张,因为一点小事就想要对方的命,他身边的小弟更是无法无天,嚣张无比。

    当年称霸东北的“乔四”,曾霸占了24位女明星,狠起来自己也会砍

    到了1990年,乔四像往常一样开着特殊牌照的奔驰,巡游在大街小巷上。


    他不论如何都想不到,一双正义的眼睛,正狠狠对准自己。


    04


    针对乔四的调查,其实很早就秘密展开,当地的市长听说乔四的事,一直在暗中观察。


    深知黑社会毒根蔓延的他,找机会将其连根拔起,选择隐忍。


    1991年,警方派出北京军区特种兵实施抓捕行动,在一一列举乔四罪状之后,法院判处乔四死刑,并立即执行。

    当年称霸东北的“乔四”,曾霸占了24位女明星,狠起来自己也会砍

    最后,在哈尔滨一处荒山上,乔四被执行死刑,临死前他留了一句话:这辈子,够了。


    至此,叱咤风云的黑社会头目就此了断,结局令人唏嘘。


    乔四已经被眼前的狂妄所迷惑,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正义终将到来。


    再嚣张的犯人,终究抵不过人民警察。


    希望所有人都能看清事实,“黑社会”不是正义的江湖气息,他们手上,是无数百姓的血和泪。


    关于东北乔四,大家有什么想说的吗?欢迎留言告诉麦叔。


    作者:棒棒

    :麦子

    解密中国大案072——东北乔四覆灭记


    :法律智囊团

    悠扬的舞曲回响在马迭尔舞厅里,与柔和的灯光交织在一起,一对对舞伴翩翩起舞。小张和身怀六甲的妻子也沉醉在这舞曲的欢快中。

    “四爷来了!”“四爷这边请!”

    随着一声声谄媚的声音,舞厅里突然出现了几个男人,一个个脸上流露出不可一世的骄横。领头的就是全市大名鼎鼎的乔四。此人真名叫宋永佳,因家住某桥头,排行第四,故得此绰号。

    旋转的舞步停止了,一曲刚终,又换成了伦巴舞曲,原来是乔四点的。

    对如此威风的乔四爷,小张夫妇过去只闻其名,未见其人,于是小张好奇地往前走了几步,向妻子点了点头说:“他就是乔四!”

    谁知这句话却种下了祸根。

    解密中国大案072——东北乔四覆灭记

    小张夫妇刚刚走进休息室,乔四带人走了过来,二话没说,冲小张的脸上就是一拳。没等他反应过来,一帮打手操起痰盂盖又向他左眉处砸下,他头上顿时鲜血直流。

    妻子一看急了,忙上前劝阻,乔四一拳又迎了过来,接着又照腹部两脚,她当下跌倒在地,吐出满嘴的血水还有两颗门牙,后经全力抢救方保全胎儿生命。一年后,办案人员数番取证,小张夫妇仍不敢提供证词,恐惧之情难以言表。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是乔四等流氓团伙的信条,未经他们的许可,即使看他—眼或者议论他一句也要付出如此沉重的代价。

    一次,乔四得知一个与他有矛盾的人正在马迭尔宾馆舞厅跳舞,便派喽啰将其挟持到车上,用刀将其腿部刺伤,然后又带到工区,乔四亲自举刀用刀背连连抽打他头部和背部,一刀下去一个血痕。

    这人苦苦哀求:“四哥,你饶了我吧。”“四哥是你叫的吗?你得叫四爷,在地上爬!”乔四凶狠地说。

    出于无奈,这人只得在地上爬来爬去。这才从乔四一伙的手里过了关。

    当时在哈尔滨横行一时的除了乔四以外,还有两个人,一个叫郝瘸子,另一个叫小克。郝瘸子有一个令人同情的童年。从小因患小儿麻痹致残,一岁时父母离异,在缺少爱的环境里铸就了他一副冷酷的心。他对人生、对社会有的只是恨。他说“别看我瘸,我要在社会上立根棍儿(即出人头地)。”在学校时,稍不随意他就挥拐打人,别人的一分钱他也要抢。从1980年起,先后就因流氓、、斗殴、盗窃被拘留六次、判刑一次(三年),还因被罚款2000元,因嫖宿被罚款5000元。在道里区谁要触犯了他,他就断喝一声“我是道里双拐”,随即指使其走卒刀枪相见。

    解密中国大案072——东北乔四覆灭记

    1987年11月,郝瘸子从苏州往哈尔滨市批发鱼,在苏州居住期间与同去的一人发生争吵。为报复此人,他纠集了20余名同伙,分乘三辆出租车,手持大刀、铁棍、螺丝刀等凶器,到各处寻找这个人。当发现此人跑进一饭店后,他就指挥同伙冲进饭店大打出手。店主闻讯出来劝阻,竟被砍伤左臂。随后,他们将此人绑架到一大坝旁,不顾天寒地冻,扒掉他的衣服,用树条劈劈啪啪一顿抽打,直打到这个人钻进车底下再三求饶,郝瘸子与其同伙才扬长而去。

    另一次,郝瘸子得知其堂弟与王某因故争吵,当即带人持枪闯入王某的兄长家,要将其绑架带走。

    “救命啊——”王的家属连声呼救。

    郝瘸子的同伙端起猎枪对准在场的群众恶狠狠地说:“谁上来就打死谁!”然后带着人扬长而去。

    郝瘸子有时打人根本不讲什么缘由。一天,他带两个同伙坐出租车来到南岗蔬菜批发市场,其中一个同伙看见路边站着一人,觉得不顺眼,就对郝瘸子说:

    “这小子挺能装的。”

    “你给我把他叫过来。”郝瘸子当即发话。

    那人转眼被带到了车门口,郝瘸子冲人家就来了一句:“我是道里双拐,你装啥!”

    他问得那人一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说:“我不认识你。”

    就在说话的当儿,两个同伙已下了车,操起砖头向那人头上砸去,顿时那人血流满面。而郝瘸子等却开车一溜烟地跑了。

    曾经“八进宫”的小克是另一流氓犯罪团伙的首犯。他经常纠集同伙在公共场合寻衅滋事,聚众持械斗殴,手段之残忍令人发指。

    1990年8月,小克的弟弟被别人打伤,他听后火冒三丈,决意为其弟出这口气。他对闻讯赶来的乔四等说:

    “敢打我弟弟,我得修理他!”

    乔四马上应和道:“这小子太狂了,是得修理他。”

    “我要不把他制服了,我就不能在社会上混了!”小克目露凶光,恨不能当下就把对方抓来。

    第三天,小克找到一同伙,对他说:“我给你们准备好一辆车,你们开车去把这人的腿打折,出了事我包着。”

    当天下午3点多,小克的几个同伙准备好枪支和尖刀后就出发了。他们乘车在市区内来回转悠,突然发现了要找的人也乘坐着出租汽车,即紧紧地盯了上去,一直尾随至此人下车的南岗区某宾馆门前。

    那人回头发现有人跟踪而来,急急忙忙跑进宾馆大厅躲藏起来。小克的同伙手持猎枪紧追不舍,跟着冲了进去,对着那人就是一枪。“啪”的一声枪响,那人应声倒地,一条腿被打断了(经检查,此人左股骨干中段粉碎性骨折)。

    几名罪犯在光天化日之下行凶后,就驾车而去。事后,小克给了他们5000元。

    曾几何时,乔四还仅仅是一名小小的瓦工,但在工作中他发现政府的动迁、规划、基建等部门在城建中十分头疼“钉子户”,乔四瞅准了这个行当,网罗几十个弟兄,专门“帮”政府拔“钉子户”。凭借耍手腕、行贿和施暴,没过多久,即成了哈尔滨市龙华建筑工程公司副经理、龙华一工区主任。

    1986年5月,乔四因为承揽新发小区拆迁工程与另外两个拆迁队发生纠纷。他在工地大打出手,先伤一人,后又用啤酒瓶打昏另一人。他还气焰嚣张地宣称:“这儿的活不准你们干,都滚。”迫使另外两个拆迁队退出了这一拆迁工程。

    乔四以8万元承包了道里菜市场的一部分拆迁工程,转手一倒卖,就赚了10万元。在北环路拆迁工程中,乔四获暴利63万元。几年过去,乔四就霸占了哈尔滨市大部分拆迁市场,拆迁一行几乎变成了“乔四天下”。

    小克和郝瘸子也均有合法身份作掩护,一个是公司经理,一个是酒店老板,但他们得以发家和积累财富的主要手段是。在中,小克最高一次抽头就达9万元。他们,常常一次输赢就是十几万、几十万乃至上百万元。

    乔四等人不仅手段残暴,生活也可以说是花天酒地,荒淫无耻。

    他们有的建有占地4000平方米的豪华乡间别墅,有的拥有高级轿车和现代化通讯工具。在酒席上点一首歌,乔四随手即可甩出2000元酬金;去酒店吃饭,要占最好的单间;到高级宾馆住房,要包最高级的房间,即使已住了客人,也得给他马上搬走……

    “乔四”等人也明白,要想不出事只靠打打杀杀是不行的,必须要找到靠山。于是他们利用金钱和美女将干部队伍中的一些意志薄弱者拉下了水,其中包括个别公安司法机关的干警。他们被拉下水后,置党纪、政纪和法律于不顾,有的为其巧取豪夺大开绿灯,有的为其出谋划策充当“军师”,更有甚者,在他们犯罪被抓获后,竟利用职务之便为其开脱。这些人成了他们进行犯罪活动的保护伞。

    据有关部门调查,在这些“保护伞”有关案件中触犯刑律、构成犯罪的有九起,涉及到省人民银行、省委办公厅、哈尔滨市车辆厂、省供销社、哈尔滨市汽车公司及其他部门的一些干部。

    l988年12月某日的凌晨,天空寒星闪烁,空气似乎都因寒冷而凝结了。

    突然,道外江边传来一声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听来是那般凄厉。

    原来这里演出的是一场“黑吃黑”的惨剧。陈建滨等几个流氓团伙的骨干,误以为他们绑架来的这个人在前几天刺伤了他们的成员,于是,就将其挟持到车上拉至道外江边,殴打威逼其供出同伙的住处。他们砸开冰冻的江面,将其塞进冰窟窿里,冻他一会儿再拽出来,美其名曰“涮冰棍”。如此反复几次,那人已冻得不成样子,只剩下缩成一团瑟瑟发抖的份儿了。这样他们还不解恨,又举起猎枪用枪托朝其手指砸去,一根、二根、三根……直至十指鲜血淋淋,他们才将其塞进汽车里,拉至一所医院门口,像扔麻袋一样扔了下来,然后溜之大吉。

    别看陈建滨也是独霸一方的人物,可他也有“栽”的时候。1988年,在哈尔滨松花江边的青年宫,陈建滨与李正光两伙人在此遭遇,因为买门票的小事结下宿怨。此后很长一段时间他们互相找对方的人打,双方都有死伤。

    一天,李正光纠集了几个同伙,带上猎枪、刀、军刺等凶器,于凌晨摸到陈建滨的住处,不管三七二十一,照着炕上睡着的三个人一通乱砍,待砍完才发现弄错了,但他们并不就此罢休。后来李正光得知陈建滨要到哈尔滨市道里区顾乡赵庆凯家中参加婚礼,便指使陈洪光纠集一伙人携带猎枪,在途中对陈建滨进行堵截。当陈建滨行至道里区埃德蒙顿路大桥附近时,陈洪光等人将其打昏,后挟持到李正光家中。李正光、陈洪光等人又驾车将陈建滨挟持至香坊区哈尔滨自行车厂附近一机井房内,李正光持猎枪击中陈的右脚,又持刀将陈的左脚筋砍断,造成陈建滨右踝粉碎性骨折,身受重伤。

    陈建滨当然不能就此罢休。伤愈出院后,一天夜间,他带领十几个喽罗一起出动,在一工地上找到了一起参与残害他的死敌袁新兰。在乒乒乓乓的枪声中,袁新兰抱头鼠窜,钻进基建工地,但终未逃脱陈建滨的魔爪。几个喽罗将袁新兰抓到陈建滨乘坐的面包车前,他吓得一头钻到车下,连声呼喊饶命。陈建滨端起猎枪冲着车下就是两枪,袁新兰当即毙命。

    经查,这几个团伙共实施72起流氓犯罪,致伤82人。被伤害的人中除19人是流氓团伙成员外,其余均为无辜群众。他们所犯的罪行有流氓、盗窃、销赃、聚众、伤害、妨碍公务、抢劫、绑架、行贿、贪污等,真可谓无恶不作,罄竹难书。

    就在“乔四”一伙自鸣得意、逞凶无忌之时,围歼黑势力的天罗地网已经布下。

    1990年6月26日,哈尔滨市公安局处级干部彭兰江率已离退休老将为骨干的刑侦干部,对哈市的团伙犯罪开始进行全方位的调查,名称笼统而简洁——“社会治安调查组”。任务是,摸清犯罪团伙的情况,为彻底铲除这股恶势力提供强有力的证据。为不打草惊蛇,要求调查秘密进行。

    从这天开始,调查组成员的身影开始出现在下属分局、劳改队、街道办事处等有关部门,仔细寻访,反复查证。但由于惧于这帮团伙的淫威,有的证人不敢作证,有时为取一证言需多次拜访证人,还需辅以耐心细致的思想工作。

    一个多月过去了,犯罪团伙的脉络变得越来越清晰,就如鱼儿已经浮出水面,收网的时机就要到了。

    一个抓捕方案正在一次次修改并完成,确保万无一失。

    1990年8月6日,市政府某会议室里,气氛紧张而又凝重,由傍晚到午夜,在严格保密的情况下,市领导和专案组的同志在推敲抓捕方案的每一个细节。

    短兵相接,双方都感到形势严重。

    罪犯们好像也已意识到了这一点,各种威逼利诱的手段,无所不用。

    “你是××局长吗,只要不抓人,你要什么条件,我们都答应。”

    “××吗?小心,七天之内要你的脑袋。”

    “××,有本事的,半夜到松花江边会会?”

    “小心让你家破人亡!”

    与此同时,他们把一些干部拉进舞厅、宾馆,“暖风吹得游人醉”,美酒伴着软绵绵的音乐,金钱和色相双管齐下,一笔笔交易谈成了。这当中,有的干部出卖情报,致使侦查工作无法深入;有的干部不以事实为依据,任意改变案件的性质;有的干部故意泄密,致使罪犯对抓捕行动计划了如指掌,办案人员的刚刚换过,第二天恐吓又在子夜响起。办案地点本来是保密的,但办案人刚刚出来,就有人尾随、跟踪,办案人员去取证,对方早已有人通报证人,如何提供证词……

    犯罪分子以为他们外有“打手”,内有“靠山”,有恃无恐,公然对专政机关叫嚣,谁要是敢动一动他们一丝毫毛,就“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

    1990年8月10日,“社会治安调查组”七员老将,历经46天秘密侦查,得到了上级下达的命令——对“乔四”等犯罪分子实行大围歼。

    香坊区武警支队机动大队部,四周岗哨林立,戒备森严,“行动”总指挥部的大本营就设在这里。

    “你是×××吗?现在我命令你,把你们的人,一小时之后带到江北警校集中……干什么?筹备运动会,这是个刻不容缓的任务!”

    “你是×××吗?现在有一件特殊任务,请你在绝对保密的情况下,立即到江北警校集合。”

    52名干警很快集中起来。午后1时30分,一辆大客车把他们从江北拉到江南香坊区大本营。车进大门,两扇铁门就“咣当”一声关严了。指探部命令立刻切断一切与外部的。荷枪实弹的战士守在机旁,人员只许进,不许出,各个出入口都严格封锁。

    接着,40名特警开进来了;

    50名武警准备队开进来了;

    抓捕罪犯的一切必要的法律手续及法律文书,都拿到了指挥中心;防暴武器、通讯对讲机、照明设备以及各种长短枪支“各就各位”;十辆崭新的北京吉普、五辆三菱吉普在院子里整装待发。

    出征前的紧张气氛,使得每个人都感到今天要执行的任务是不寻常的。下午3时,指挥部领导才向全体作战人员宣布今晚的任务是抓捕3个流氓团伙的25名骨干分子,大名鼎鼎的“乔四”、郝瘸子、小克等都要在今晚归案。

    时钟指向6点,“8·10行动”正式打响。01、02、03三个行动小组如箭脱弦,分别奔向自己的目标。

    最先传来捷报的是03行动小组。

    这天道里区的“银都舞厅”像往常一样,男女青年云集在这里,准备度过这漫长的、令人沉醉的夏日夜晚。舞厅里,一对对舞伴轻歌曼舞,有的轻抱,有的急旋,陶醉在那昏暗的灯光中。

    老板郝瘸子像往常一样酒足饭饱之后,带着四个保镖和他那如花似玉的“夫人”到舞厅坐镇,既是招揽生意,又是借此寻欢作乐,抖一抖他那“道里双拐”的威风。

    说起郝瘸子的这位“夫人”,也还有些来历。郝瘸子有本事弄钱,也有本事花钱,尤其是在女人身上,更是不惜以重金相许。据说哈尔滨市最漂亮、最有名气的演员都和他睡过,女人喜欢他的,当然是他给的戒指、项链和大叠大叠的钞票。就是现在站在他身边的“夫人”,与其说是他娶来的,不如说是他买来的,这个女人有一副漂亮的脸蛋和苗条的身材,中学刚毕业就被郝瘸子搞到了手。

    郝瘸子的保镖在哈尔滨也是出了名的,不仅因为他们身高力大,而且心黑手辣,只要郝瘸子“哼”一声,他们就会像鹰犬一样,把猎获的目标抓来,特别是那被称为“龙虎二将”的两个保镖,一个身上纹了一条龙,一个身上纹了一只虎,整日不离郝瘸子左右,就像哼哈二将一样。

    迷恋于酒色的人是容易丧失警觉的。郝瘸子半点也没有想到他这样的“道里双拐”还会有末日。因此当03小组成员进来的时候,他半点也没察觉,还以为是进来了一些舞迷。直到冰冷的枪口对准了他的后胸时,他还以为是别人开他的玩笑。当他回转身看到的是一副副陌生的面孔,他才有些紧张,但还故作镇静地说:

    “别开玩笑,都是弟兄,有话好说嘛!”

    接着,他向身边的“夫人”使了个眼色,“快点,招呼呀!”

    “你被捕了。”

    四个保镖刚刚从和服务小姐的打逗中醒悟过来,枪口也早已对准了他们。舞厅里没有大乱,连音乐也没有停止,郝瘸子一伙即被押上了警车。

    “总指挥部,03组报告:目标已落网。”

    乔四自认为是几个团伙中的“老大”,是所谓“上海滩的黄金荣”。有一次他和公安局的人半开玩笑说:“你们要抓哈尔滨的混混吗?交给我乔四好了,保险无一漏网。”

    乔四披着合法的外衣,头上挂着哈尔滨市龙华建筑工程公司副经理和龙华一工区主任的头衔,冠冕堂皇,平时装成正人君子,和一些“上层人物”打得火热。当他听说专案组调查他的问题时,笑嘻嘻地对专案组的同志说:“你们查我干什么,我乔四比松花江的水还清。”就在被捕不久前,乔四还给专案组传话,要求“有空聊聊”。

    01小组分析了乔四的心态,决定将计就计:“你不是要探听我们的虚实吗?我们就请你来,让你自投罗网。”

    彭兰江在里找到了“乔四”,约他下午6点钟来专案组“聊聊”。

    果然,6时整,乔四坐着“别克”轿车来到了专案组。

    他下了车,抬头看了看道里区经纬头道街调查组的驻地,悠然自得地走进大门。心想,你们今天终于请老子上门了,看你们能把老子怎么样?

    夏日的余辉抹在办公室的玻璃窗上,整个房子镀上一层橘黄色,彭兰江像个没事人似地坐在椅子上和黄治国下棋。乔四进门以后,他没有站起来,只是欠了欠身,说了声请坐,乔四找了个位置坐下。他和黄治国继续进行“楚汉大战”。

    在门外,机警的干警已把乔四的“别克”调出调查组大院,司机也被严密监视起来。这些,老奸巨滑的乔四竟然一点也没察觉。当司机发觉想要反抗时,特警们一个漂亮的擒拿立即把手铐戴到了他的手腕上。

    屋内,乔四一看气氛“融洽”,也大模大样的翘起了二郎腿,点燃了一支烟,优哉游哉地吸了起来。

    “彭处长,听说你们在调查我,我可是恨死那些黑社会的人了。”

    “你的情况,我们知道。”彭兰江一语双关地说,“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遭劫的在叫,在劫的难逃,对吧?”

    乔四不知所措地点了点头,他正想再对彭兰江进行试探,没想到彭兰江单刀直入地问了他一句:“你说你不是黑社会,可别人说你乔四是,昨天还有人看见你和小克在一起吃饭。”

    乔四一听“小克”二字,一下紧张起来,“哪的话,彭处,天理良心,我乔四绝不干那种伤天害理的事。至于小克,我和他没关系,再说他前两天去了绥芬河,不在哈尔滨。”

    这正是老彭所要了解的,今天的行动一开始就听说小克不在哈尔滨。小克到哪去了呢?从乔四嘴里知道了小克的下落真是意外的收获。

    彭兰江不由得眼睛—亮,立即又逼问一句:“你胡扯,昨天我还在里找小克了呢!”

    彭兰江顺手抄起,表示要拨号,顺嘴问了乔四一句,“小克的呼号是多少?乔四没察觉到彭兰江是用计赚他,顺口答道:“126呼10号,你呼吧,保险不在,我还能骗你?”

    老彭缓慢地放下,转身很严肃地问乔四:“你还知道小克些什么?”

    乔四见彭兰江面色不对,这才下意识地往楼下一看,几个晃动的人影已把楼道堵死,他一下觉得势头不妙,赶紧站起身来,要走。

    彭兰江把手一挥说:“你走不了啦!”

    “怎么,彭处,你要抓我?”

    “抓你乔四就不行吗?”说着老彭把大手往桌子上一拍。

    01行动组的成员听到暗号,迅速冲了进来,几支枪口同时对准了乔四,乔四狼狈一笑:“彭处,别开玩笑吧?”

    彭兰江掏出早就准备好的逮捕证说:“谁开你的玩笑,宋永佳,你被捕了!”

    彭兰江从乔四嘴里知道了小克不在哈尔滨,两天前就到绥芬河去了。指挥部的中枢神经一下子紧张起来,怎么办?在今天预捕的人犯中,小克是最重要的人物之一,他是一个团伙的头头,倘若此犯漏网,必然后患无穷,而且很可能造成其他罪犯隐匿潜逃,使“8·10行动”收不到应有的成效。刚刚为“03报告”、“0l报告”而欣喜微笑的指挥部成员们,一下子又变得严肃起来。他们必须做出新的决定和行动方案。

    是小克知道了警方今晚的行动,先行一步,潜逃在外了吗?不是。一切迹象表明,小克不仅不知道“8·10行动”方案,而且还在做着打进专案组、进一步摸清情况的美梦。“小克在外不归,于我不利,但小克的心理状态却能为我所用,组织得好,配合得好,仍可收到预期的效果。”因而,指挥部做了两个方案,一是派出行动小组,迅速“出兵绥芬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小克截在绥芬河;二是调两辆拦截特种车,把小克拦在路上。

    两套方案刚要付诸实施,增派的15名战士正准备出发,忽然传来消息:小克从绥芬河回来了。

    真是天遂人愿。

    彭兰江拿起机,试呼小克。出乎意料,回话的不是小克,而是今晚要抓捕的另一名罪犯的贴身司机,此人随口又告诉了小克的另一个呼号。老彭急忙拨号,但无回应,“他妈的,狡兔三窟,诡计多端!”老彭顺口骂了一句。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夏夜的哈尔滨,虽不像南方城市那样闷热,但02小组成员的额头还是沁出了汗珠。偌大的哈尔滨,到哪里去找小克呢?这些家伙,是很少回家的。

    夜里10点了,彭兰江再一次拿起,拨通了,接话人正是小克集团的一个重要成员。

    老彭尽量使出平静恬淡的口吻,说自已是刚从广州来的,小克的朋友,有事面谈,今晚一定要见到小克。

    对方信以为真,立刻回答:“小克从绥芬河返回以后,在酒店吃过饭,回家睡觉去了。”

    彭兰江放下,02小组如离弦之箭,直扑小克的家。

    没人!

    小克哪去了呢?

    彭兰江返回后,再次小克,终于成功。

    “哪位?”

    “我是彭兰江。”

    “有事吗?”

    “今晚我值班,没啥事。你不是要唠嗑吗?你在哪儿?”话筒里片刻沉默。

    “好吧,你别管我在哪儿,我这就派车接你。司机按三下喇叭你就出来。——还有,只许你一个人来,多一个我也不见。”

    说完,“咔嚓”一声,放下了。

    顾不得向指挥部请示,也顾不得再听同志们的劝告,彭兰江掏出手枪顶上子弹,说了声:“大家快点去布置好。”

    这时,门外已传来了三声汽车喇叭声。

    彭兰江毅然走了过去。

    “奔驰500”以近百公里的时速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路灯迅速地一个个向后面逝去,司机显然是在摆脱跟踪,有意兜圈子,最后汽车驶过松花江大桥,就在路中央来了个急刹车。

    20米之外,四个保镖拥着小克,虎视眈眈。

    彭兰江走下车来,往四下一看,除了昏黄的路灯,到处都是浓浓的夜色。

    就在路边的马路牙子上,彭兰江首先坐下。他想,先得把这些家伙稳住,否则1∶5,自己绝不是他们的对手。

    小克看看彭兰江只身一人,心里顿时轻松了许多,他点了点头。于是两个人开始寒暄,不着边际的闲聊,好像谁都没什么事。

    彭兰江看看江边,仍然不见自己的同志,他对小克说,还是找个屋子坐一坐吧。于是小克在老彭的拉扯下,走进了小克位于沿江的河街41号办公室。几个保镖进了旁边一间屋。彭兰江趁他们不备,十分敏捷地把保镖们的屋子反锁上了。进得屋来,小克看看彭兰江略有些戒备,就说:“彭处,你是诚心唠嗑呢,还是有别的事?”

    “说有事,也有事,说没事,也没事,你今晚得跟我走一趟。”

    “怎么,你想抓我呀?”小克—边说,一边把手伸向门口。

    彭兰江看看不能再等,随即断喝一声:“今天就是要抓你!”

    说时迟,那时快,冰冷的枪口对准了小克胸口,彭兰江另一只手扣住小克的手腕,用劲一拧,喝道:“走!”

    当老彭押着小克下楼时,在楼梯上一个1米9高的黑大个拦住了去路。

    危难之中,老彭的司机赶了上来,掏出手枪把黑大个逼上了楼。

    当小克被押上汽车时,02小组的同志陆续赶到,小克的喽啰几乎同时束手就擒。

    1991年6月9日,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召开了“严厉打击严重刑事犯罪分子大会”,依法公开对几起流氓团伙案件的47名罪犯宣布了省高院的终审判决:郝伟涛、宋永佳、王伟范等14名罪犯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被判处死缓和无期徒刑的各1人;被判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的20人;被判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有期徒刑缓刑和免予刑事处分的11人。会后,14名被判处死刑的罪犯即被押赴刑场,执行枪决。

    1991年,东北“黑社会”乔四伏法,因一次超车招致犯罪团伙的覆灭

    1991年,哈尔滨黑社会头目乔四被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死刑,而乔四团伙的覆灭,源自于一起颇有戏剧性的“超车事件”。

    1991年,东北“黑社会”乔四伏法,因一次超车招致犯罪团伙的覆灭

    在刑场上,乔四临刑前神色镇静、猖狂大笑,武警问他为什么笑,他说:“我这辈子,值了!”

    罪恶的开端

    1948年,乔四诞生在哈尔滨一个农村泥瓦匠的家庭,原名宋永佳,在熙攘的哈尔滨城内,有着近万座桥横跨各个河道,而乔四的家就恰好靠近其中一座标志性的桥。

    这让他从出生那一刻起被赋予了一个与桥相关的绰号: “桥四”。在江湖混久了,他的绰号就渐渐变成了乔四,成为黑社会大佬之后,就几乎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名了。

    乔四是家中排行第四的孩子,家境贫寒,长大后接手了父亲的泥瓦匠手艺成为了一名普通的民工,他没有学识,没有人脉关系,只能依靠出卖劳动力勉强度日。

    1991年,东北“黑社会”乔四伏法,因一次超车招致犯罪团伙的覆灭

    乔四的哥哥是一个惯犯,时常混迹黑暗的角落,终因罪行入狱并在狱中离世,从小与哥哥的感情良好的乔四,也在不知不觉中沾染了一些流氓气息。

    乔四本以为终其一生就只能做个泥瓦匠,但是命运的齿轮却在20世纪80年代初开始了转动。

    当时的哈尔滨市正在开展大规模城市开发,众多老旧民房亟需拆迁以建设工厂和高楼大厦,然而因为当时的拆迁赔偿政策不公平,加之人们的保守思想使人们不愿意拆迁,导致政府拆迁工作难以为继。

    当时的乔四是拆迁队的一名临时工,他意识到拆迁工程是一笔非常不错的生意,希望能插上一脚。然而,他一没有资金二没有人脉,很难承包这样的政府项目。

    1991年,东北“黑社会”乔四伏法,因一次超车招致犯罪团伙的覆灭

    乔四观察到政府在拆迁过程中,常常会遇到一些不愿配合的居民,即便派遣人员多次游说也无效,甚至有人使用农具驱赶政府派来的说客,政府对这些人束手无策,这对于乔四来说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有一次,哈尔滨市政府拆迁办的工作人员上门游说又被驱赶,这次乔四站了出来。他拿起镐头,狠狠敲碎了一户人家的窗户,当户主愤怒追上来时,乔四迅速夺过菜刀,狠狠地砍下自己的小拇指,并恶狠狠地向他嘶吼:“谁敢不拆,这就是下场!”

    这个举动吓坏了周围的居民,再也不敢阻挠政府拆迁工作的进行,自此以后靠着乔四的暴力威慑,拆迁工作变得极其顺利,乔四的威望也在不断提升。

    1991年,东北“黑社会”乔四伏法,因一次超车招致犯罪团伙的覆灭

    乔四在暴力拆迁中尝到了甜头后,开始招兵买马,为其事业“添砖加瓦”,第一个加入的便是他日后的得力干将李正光。

    尽管李正光个子矮小,却凶狠无比,卸掉别人的胳膊和腿是家常便饭,乔四得到了李正光的帮助后,恶名传遍了整个哈尔滨市。

    随着时间的推移,乔四意识到仅仅解决政府难题并不能赚取大量利润,他需要攀上更高的树枝,将拆迁这一巨大工程稳稳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以获得更大的财富。

    1991年,东北“黑社会”乔四伏法,因一次超车招致犯罪团伙的覆灭

    于是,他决定贿赂一些政府官员,通过金钱或美色,他将这些人拉入暴力拆迁的团队中,很快乔四在政府内部编织了一张保护伞,让政府无视他的暴力拆迁行为。

    随着时间的推移,乔四的犯罪集团越发壮大,在90年代初,他手下的小弟就已经超过一万人,分舵多达二十五个,甚至还拥有“AK-47”等苏制军用枪械,火力并不比警察差多少。

    “超车”导致团伙覆灭

    然而罪恶终将被正义清扫,1990年,正值哈尔滨市市长的张德邻在上任不久。

    1991年,东北“黑社会”乔四伏法,因一次超车招致犯罪团伙的覆灭

    同年2月,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的李瑞环同志到哈尔滨考察工作,车队在高速公路上正常行驶时,被一辆牌照为“黑A88888”的黑色奔驰轿车恶意别停超车,中央领导同志在了解了乔四的相关事迹后,随即对哈尔滨市长张德邻下达了指示。

    在精心筹备六个月后,1990年8月10日,乔四一干犯罪团伙被一网打尽,经过警方审讯后,乔四被送往哈尔滨中级人民法院审判。

    到达法院时,旁听庭已经挤满了人群,当乔四看到这样盛大的场面时,哈哈大笑,令旁边的武警们一时间摸不着头脑,乔四告诉他们说:“能在这样的场合迎来这么多人送行,对我来说,也算是值得了。

    1991年,东北“黑社会”乔四伏法,因一次超车招致犯罪团伙的覆灭

    乔四真的不怕死吗?事实并非如此,当法官公布了他的罪行,并宣布判处死刑且立即执行时,他脸上闪过一丝难以言喻的表情,紧接着又迅速收敛起来,恢复了毫不在乎的样子。

    这正显示了他心中是有些许恐惧,只是他也清楚,像他这种人被抓到,死刑是判定的了,而如今已是死局,与其表露恐惧,还不如选择微笑着面对,这样还能保留了一丝黑老大的尊严。

    黑暗岁月中的乔四,终究化为过去时,而这段历史也将成为人们心中永不磨灭的记忆。

    以案释法

    乔四在本案中涉及到了什么罪名?

    根据我国法律规定,判断一个人是否有罪,应当根据其作出的行为是否符合刑罚规定中的犯罪行为,如果构成则应当判处有罪,如果不构成则不应当判处有罪,这就是罪刑法定原则。

    1991年,东北“黑社会”乔四伏法,因一次超车招致犯罪团伙的覆灭

    乔四手下曾经的打手

    而在本案中,乔四一手组建黑社会组织,是黑社会组织的头目,其次乔四的黑社会组织从事暴力拆迁的犯罪活动,这其中会对老百姓的生命健康产生威胁,同时乔四还贿赂官员,组建保护伞。

    从主观上,乔四的行为的出发点都是为了赚取更多的利益,且积极从事暴力拆迁的活动,甚至为了保障犯罪活动的进行,还组建保护伞,保障犯罪活动的安全,主观恶性极其强烈。

    从客观上看,乔四已经组建了黑社会组织从事暴力拆迁活动,并有成员一万多人,还在哈尔滨市拥有保护伞,已经作出了犯罪客观事实。

    因此,乔四构成组织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行贿罪等罪名,同时其犯罪活动引起的社会影响力大,数罪并罚之下,应当被判处死刑。

    1991年,东北“黑社会”乔四伏法,因一次超车招致犯罪团伙的覆灭

    乔四犯罪团伙成员押赴刑场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规定,组织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欺压、残害群众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规定,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死刑。

    在经历了颇有戏剧性的一幕后,乔四黑社会犯罪团伙终于迎来了他们的末日。而随着后来的“十年严打、三年扫黑”,国内像此类恶性犯罪团伙也被一一铲除。近几年,全国再次掀起一股“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相信通过国家和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我们的社会将更加和谐稳定。

    奶霜芝士可爱多
  • 当年称霸东北的“乔四”,曾霸占了24位女明星,狠起来自己也会砍(东北乔四爷真实照片高清)

    电影《无间道2》中,吴镇宇扮演的香港黑道教父“倪永孝”,有一句经典台词:“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电影的最后,香港黑道教父伏诛,让这句话台词透着命运感的无奈。在东北,也有一位被尊为黑道教父的人,他的结局和电影不言而合,这个人就是称霸东北的“乔四爷”宋永佳。他曾经霸占了24位女明星,狠起来了连自己都不会放过,连自己也会砍。可能很多人对于宋永佳,这个名字都感到陌生,但爷爷辈的人都对这个男人有所耳闻。他长相一般,生活在社会最底层,因为出生那天正好是“夏至”,所以命里就带着一股子狠劲。这也预示着这个男娃娃的生活轨...

    2023-09-17 3790阅读 76人支持 0篇回答
  • “东北悍匪”乔四:车牌号5个8没人敢拦,临终遗言不可原谅?(东北乔四爷真实照片高清)

    1983年,哈尔滨开始进行基建工程,为了推动城市的发展,老旧建筑是需要拆掉,大量的居民需要搬迁。有次,乔四闲来无事,又和几个小混混在大街上溜达,看到一个建筑工地那围了不少的人,便好奇凑了上去。赶来维持秩序的民警劝说了好久,群众还是不愿意散去,还差点起了冲突。乔四眼疾手快,直接把菜刀抢过来,砍掉自己的一截手指,凶狠地说:“谁还不服,要不拆迁就剁个手指,要不然还是赶紧散了,不要命的过来试试。”乔四打起了主意,思来想去决定自己干脆成立一家拆迁公司得了,专门负责帮人搞定这些拆迁户。乔四打算成立拆迁公司,是想要从拆...

    2023-09-16 7490阅读 56人支持 0篇回答
  • 东北乔四爷真实照片高清,1991年东北黑社会头目乔四伏法,临刑前神色镇静:我这辈子,够了

    1990年8月10日这天傍晚,一辆别克车开往哈尔滨道里区经纬头道街某处。在当时,别克这种档次的汽车在哈城并不多见,而它的主人也不是一般人,正是在黑龙江乃至全东北赫赫有名的黑社会头目乔四。乔四乔四到达目的地后,悠然自得地走了进去。很快,他看到里面有两个人正在下棋,其中一个看到自己来了,欠了欠身说了声“请坐”……看到这里的气氛如此和谐,乔四彻底放宽了心,找了个地方坐下抽起了烟。此时的他还不知道,今天,就是自己走向覆灭的日子……1990年这一年,乔四42岁。他原名宋永佳,由于自己住的地方附近有一座跨铁路的大桥,...

    2023-09-15 3114阅读 139人支持 0篇回答
  • 1991年东北黑社会头目乔四伏法,临刑前神色镇静:我这辈子,够了(东北乔四爷真实照片高清)

    1990年8月10日这天傍晚,一辆别克车开往哈尔滨道里区经纬头道街某处。在当时,别克这种档次的汽车在哈城并不多见,而它的主人也不是一般人,正是在黑龙江乃至全东北赫赫有名的黑社会头目乔四。乔四乔四到达目的地后,悠然自得地走了进去。很快,他看到里面有两个人正在下棋,其中一个看到自己来了,欠了欠身说了声“请坐”……看到这里的气氛如此和谐,乔四彻底放宽了心,找了个地方坐下抽起了烟。此时的他还不知道,今天,就是自己走向覆灭的日子……1990年这一年,乔四42岁。他原名宋永佳,由于自己住的地方附近有一座跨铁路的大桥,...

    2023-09-13 6654阅读 180人支持 0篇回答
  • “乔四”当年气焰嚣张到什么地步?一位新婚妻子的遭遇令人悲愤(东北乔四爷真实照片高清)

    “乔四”是80年代哈尔滨一位臭名昭著的黑帮大佬级人物,他当年自称“东北的黄金荣”,在“乔四”被枪毙多年后,有关他的传说至今成为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那么,“乔四”当年气焰嚣张到什么地步呢?乔四是哈尔滨道里区人,从小生长在单亲家庭,缺少父爱的乔四养成了心狠毒辣的性格,整天游手好闲、打架斗殴成为当地有名的混混。当时,拆迁市场利润丰厚,乔四在一次偶然的机会替建筑队解决了“钉子户”的难题,从此他在拆迁业崭露头角,乔四拉拢了一群亡命徒,干起了拆迁行业。短短几年的功夫,乔四靠黑社会暴力手段,垄断了哈尔滨的拆迁市场,从而...

    2023-09-13 6422阅读 130人支持 0篇回答
  • 东北“地下市长”黑老大乔四,强行霸占24位女星,91年被判死刑!(东北乔四爷真实照片高清)

    前言在这样的权势之下,乔四肆无忌惮地享受起了黑帮老大的人生。只要是他看中的女人,只要招招手就能得到,他曾经霸占过24位女星,可谓声色犬马快意人生,而他看不惯的人便会招来杀身之祸,看不惯就打,以暴力、武力解决问题!那么乔四是如何一步步成为这样一个黑老大的?最后又是如何入狱问刑的呢?今天就让我们一起去听听!1948年出生在哈尔滨的乔四有一个大名叫宋永佳,乔四是他的绰号。这个绰号还有点意思,那时候他们家村口就有一座大桥,小宋永佳不喜欢读书,常常在那座大桥附近玩,大家就以“桥”这个词来代替宋永佳,可能单字喊起来没...

    2023-09-12 5089阅读 107人支持 0篇回答
  • 号称“地下市长”的东北黑老大乔四:霸占24位女星,91年被判死刑(东北乔四爷真实照片高清)

    在过去十年的时间里,一提到“乔四”这个名字,哈尔滨人民无不恨得咬牙切齿,想要除之而后快。在他的极度辉煌之时,整个哈尔滨都是他的竞赛场,他可以肆意横行霸道。他曾经霸占24名女明星,让她们成为自己的笼中之鸟,也在警察局植入了自己的势力,根本不害怕法律的制裁,更是利用自己的暴力行径,敛取惊人的财富。乔四直到1990年,张德邻的到来,才让他们暗淡的生活带来了一丝希望。当得知自己要被抓捕时,乔四甚至还不以为意,甚至还叫嚣着,要看看自己到底怎样被抓住。但令他意想不到的是,自己身边的兄弟接二连三的落网,那双看不见的法律...

    2023-09-11 3234阅读 103人支持 0篇回答
  • 东北乔四爷真实照片高清,号称“地下市长”的东北黑老大乔四:霸占24位女星,91年被判死刑

    在过去十年的时间里,一提到“乔四”这个名字,哈尔滨人民无不恨得咬牙切齿,想要除之而后快。在他的极度辉煌之时,整个哈尔滨都是他的竞赛场,他可以肆意横行霸道。他曾经霸占24名女明星,让她们成为自己的笼中之鸟,也在警察局植入了自己的势力,根本不害怕法律的制裁,更是利用自己的暴力行径,敛取惊人的财富。乔四直到1990年,张德邻的到来,才让他们暗淡的生活带来了一丝希望。当得知自己要被抓捕时,乔四甚至还不以为意,甚至还叫嚣着,要看看自己到底怎样被抓住。但令他意想不到的是,自己身边的兄弟接二连三的落网,那双看不见的法律...

    2023-09-10 6917阅读 60人支持 0篇回答
  • 东北黑老大乔四:号称“地下市长”,霸占24位女星,91年被判死刑(东北乔四爷真实照片高清)

    1991年6月,在哈尔滨一荒地上,警方向一恶徒按下扳机,“嘭”地一声巨响结束了笼罩哈尔滨百姓多年的黑暗。不少老百姓对其死刑的执行更是高声叫好,他到底是谁?又做了什么令老百姓闻风丧胆?坊间传闻其霸占二十四个女人的消息是真是假?甚至开车撞死人无人敢言语一句?因为宋永佳加入了帮派。为了能够让自己和帮派气质相比拟,宋永佳特地给自己改名唤作老四,后来和帮派熟络多了,帮派里的人便叫宋永佳为“大桥老四”。原因不是其他,而是宋永佳家在大桥底下住,加上宋永佳家中排行老四。随着宋永佳年纪的增长,乔四的名声在哈尔滨越来越响,凡...

    2023-09-09 7655阅读 89人支持 0篇回答